以希望为生的人,必将绝食而死

一位不知名的琴仙常在银杏林弹奏。
他弹奏的时候,他的恋人就在旁边聆听。恋人时而靠着他的肩膀听着乐曲小憩,时而随着他的琴声起舞,时而拿笛子与他合奏。
他们常在飞舞的银杏叶中合奏,引来喜鹊或松鼠在附近歪头聆听。
然而好景不长,琴仙的恋人患有隐疾,在一个清凉的秋日里,靠在他的肩膀,听着他的琴声入梦,再也没有醒来。
琴仙依然常到银杏林中弹奏,只是他再也没有弹奏过愉快的曲调,那曲调悲凉而忧伤。思念成疾,琴仙在银杏林中弹奏着曾与恋人合奏的乐曲死去。
琴弦断在他手边。
百年消逝,琴仙的尸骨化为尘土,与那断弦的古筝一同埋在银杏林中。
又逢秋日,金灿灿的银杏林中,树妖从树干之中走出来。它记得琴仙与他恋人的故事,它化成琴仙的模...

蜜汁身高研究,我们假设川川一米八(我觉得他是一米八的猛男)
狗子去掉外增高,约一米七五
连连比川川高一点,大约一米八四、五
荒比连连高一个头,一个头长度约23-25厘米,荒身高大概两米一
哇超模(爱了

欢迎新同学!!!!!!!!!!!!

两年了图鉴黑一片的阿爸!我爱今天的概率up!就算没有鬼切鬼王!但是未收录开灯了!啊!我疯了!

我圈地自萌得飞起,是按照以前写的一篇同人瞎画的几页

这一次作死练习让我知道了把文字漫画化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,向所有漫画工作者致以崇高的敬意

分镜真的好难,先这样吧,后面随缘了阿弥陀佛

漫画里有些地方会省去和修改,虽然可能被我改的乱七八糟,毕竟我不会画漫画啊,基本练习,全靠摸鱼

原文在这里,是HE【http://plaguebird.lofter.com/post/1d0d7f8d_fb42d65】

等一下,我只是想记个梗,为原创的新人设写个简短的背景故事来着,我可能对简短有什么误解……不小心直接就码了一整篇……并且还懒得改病句错字
溜了溜了,丢人

死亡魔女——最后一件事

1.
  当女人一遍遍抚摸孩子的脸时,女人的灵魂通过指尖被吸入婴儿的身体里。女人死了,但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——直到奶妈看见婴儿柔软的小脸蛋忍不住亲吻她,孩子的父亲眼睁睁看见奶妈死在婴儿床边。
  “她是灾厄!” 男人大喊着,用床单裹住婴儿,扔进壁炉的火堆里,婴儿在刺耳的哭声里化为灰烬。
  十三天之后,婴儿从壁炉的灰烬中爬出来。父亲早已带着仆人搬走,偌大的古宅之中,只有婴儿一个人。
 ...

啊我死了
怎么可以这么可爱,川还会歪头,升天
对了我的狸花猫名字叫川川(现已加入庭院豪华套餐
再忙也要,常回寮看看(

rua!我只是个兴趣使然的摸鱼达人,
看时间和心情产粮,完成度低还画的丑!
请千万不要因为我画过你喜欢的哪对西皮就贸然关注我,因为我很可能就因为忙三次元的事情突然消失了
然后突然换墙头什么的x
只是个在北极圈翻滚的冰冻咸鱼【

你们两个是不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花呗
总之激情的摸了(

电脑老是死机好烦啊,气得只能乱涂乱画

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《仲夏夜之梦》这个名字,虽然八竿子打不着

总之就是意识流瞎画xxxxxx

筑梦

*突然码字攒文
*对不起又被好友拖回坑中……OTZ
*我喜欢我鱼新皮肤发自真心
*药鱼注意
*逻辑混乱,语死早,表达能力负值注意
*文比图好产一点,睡前没事写两句x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筑梦

1.
   庄周一觉醒来,随意拢拢自己松垮垮的袍子,脚刚落地就一头栽下去,好在那金发的大夫揽住庄周的腰侧,才没让他摔到地上。
  “受了如此重的伤,怎么还这么乱来。”
  “我……受伤了?”庄周睡眼迷离,任那金发大夫将他重新安置回床上,盖好被褥。庄周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里他爱上了一个医者,黑白相间的发色,只对他一个人温柔。

   “越人先生,越人...

© 北极圈疯人院重症患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